CH长河

手写。摄影新人,三次元风光狗。
有多爱自由就有多爱新疆。
年轻的杭盖乐队老粉儿。
雪山再看五十年也不会腻。

杂食,慎fo。

14/11/2014

 

上周在酒吧认识一个歪果仁,嗯,洛杉矶的,在中国待过一年,中文讲得挺溜,跳舞时走位及其风骚。我们告别时留了联系方式,空闲的时候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但他叫我出去玩的时候我并不想动,因为我其实是个挺独的人,不喜欢跟别人有太多交集。更何况腐国的冬天也真是神烦,阴冷不说,还天天刮风下雨,谁愿意出门。

白天还在腹诽:小楼一夜听风雨(我知道原句是“春”雨),又一夜风雨,又一夜风雨……我靠这风雨还有完没完了!

突然这哥们发信息骚扰,也在抱怨天气,正好我在听歌,就顺手回了一句“那你听听《蓝莲花》吧,就没那么烦了”,他居然跟我说他不光听过,还会用吉他弹唱呢。就因为这句话,我打算认真考虑我们的友情了,于是约定下一个晴天我去他那儿听吉他。(为什么是我过去而不是他来玩?因为哥腿长。)忽然觉得阴雨天也不是那么糟。

也许我会告诉他我的记忆:那些在相依相伴在白河畔、围坐在营地篝火旁,或是“地球一小时”熄灯后的大教室里唱着这首歌的夜晚,即使到了很久以后也会不断给我带来力量,让我相信生活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存在,即使那些人如今已经散了。上一个冬天相聚的时候总有人唱歌走调,大家都笑了,离开的时候依然是这首歌,却把人唱哭了。管它后来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矛盾纠葛,其实一切都过去以后再回头看,围绕着那首歌的不过只是一场少年故事。 

那么我相信教他唱《蓝莲花》的中国朋友,也一定是曾经让他快乐的人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